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领悟拳道 >

三年练拳一劲难求的是什么劲?

时间:2017-04-06 16:57 来源:未知 作者:dingding
俗话说“三年练拳,一劲难求”,太极拳所谓的“一劲”,其实就是“掤劲”。又如“练拳容易,找劲难”,这难找的劲依然是太极拳的“掤劲”。“掤劲”是太极拳的专用术语,与太极拳八法之“掤”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二者不可混为一谈。我们认识、理解“掤劲”乃至运用,绝不能望字猜义,仅仅从字面去理解,光做文字文章,玩文字游戏,若此,您的文字和理论水平再高,依然难以求得太极拳之“一劲”,也终难入太极之门。

  “掤”字本身的读音其实并不重要,但“掤”在太极拳中却是非常重要的,无论其读音和功能都是特定的,尽管我们可以从文字学的源头去考究其读音、来历及其用意,但绝不能仅凭文字的一般字义和原始意义去生搬硬套,务须弄明其在太极拳中的特殊含义。中国人造字虽然有章法,但亦有特例,除象形、指事、会意、假借、引伸、转注等贯穿整个造字过程的始终外,文字学还有一个重要的规律就是约定俗成,只要大家都能明白、理解和认可就行了,特别是行业专用语,延用就是道理。至于“掤”的原始读音是捧还是冰,是靶心还是箭筒盖,它已不再对太极拳中之“掤”(peng)具有约束力,抑或在太极拳中应该用“掤”还是用“掤”(bing)等等,对于拳学实证并无实质意义。“掤”或“掤劲”在太极拳中已经解脱了原始的禁锢并有了其固定的读音和特定的含义,约定俗成,早已在圈内成规,人所共知。所以,我们今天讨论太极拳,研究“掤”或“掤劲”的实质,其实没有必要只从文字学的角度去回归复原“掤”的本意和其读音,更何况太极拳在“掤”之后又加了“劲”呢?我们所要做的,只是用心去感悟,用实践去体悟“掤”及“掤劲”在拳中的真正内含及其独特功效,这才是最有意义的,也是最现实、最实在、最真实的,而不是改变其读音或改写其字。

  我们要研究和求得太极拳中的“掤劲”,首先要弄明白“掤劲”与太极八法之首的“掤”的内在联系和区别。二者在太极拳中虽有联系,但却有本质的不同。八法之“掤”乃是一种技法,只是单一的技术动作,在拳中向上托架(当然要做到不顶不抗的要求),无论单手双手,用手或不用手皆为“掤”;但“掤劲”则不同,“掤劲”是太极拳的基本劲,或称之为太极拳的母劲,其劲是太极拳功夫的一种表现,可隐可显,随变而变。“掤劲”实际上就是一种整体的内外撑合的圆润劲、膨胀劲、刚柔相济的弹性劲,也即中定劲,是一种无力点、无力源的所谓“混元劲”,在杨氏老谱中称之为“横竖劲”。如果说得再透彻通俗一点,“掤劲”就是拳者在经过训练得到的一种高度自律协调的自然撑合力。拳论中虽有“用意不用力”之说,也有“似松非松”(似紧非紧,不紧不松)之论,也就是说,只有做到了自然态的松紧融合,即不松不紧、有松有紧的自然协调状态,才能做到任意松紧、随意松紧,才能显现出太极拳中所要求的真正的“掤劲”。

  太极拳者,“掤劲”贯穿始终,也就是说,拳中之“掤劲”可与任何技法融合、配合。换句话说,太极拳任何技法都离不开“掤劲”,也不能离开“掤劲”。太极拳一旦离开“掤劲”而专研技法、技巧,落入旁门不说,即便是苦练终生,精研一世,亦不能明了太极拳之精奥,有形而无实,不过无魂之体,无魄之尸,精进难为。可见,“掤劲”与太极拳关系之重要。太极拳之“掤劲”者,不僵不滞,内外合一,一气贯穿,劲力浑圆,混然一体,触之即应,应对自如,自然之中,不仅浑厚沉实、轻盈灵动,且弹性力自显。这种富有弹性的“力”,毫无主观用意,却能随心所欲,刚柔瞬变,隐显无迹,遇力则应,因变而变,随变而变,不变自变,被动而主动,是谓“无为而为”,即拳论“因敌变化示神奇”之谓。太极拳凡具备“掤劲”者,无论单双臂自然撑合,均有“推之不瘪,拉之不开,挑之不起,压之不下”的功力,且弹性灵动,浑厚沉实而不死,毫无僵滞之感。太极拳者,“掤劲”备而“五弓”成,混元一气内外通。所以说,太极拳修炼,只有具备了真正的、内在的“掤劲”,才能真正明刚柔之变、松紧之妙、虚实之奥,发力(劲)才会冷、脆、惊、弹、爆,其劲如闪电,似炸雷,瞬发瞬收,不蓄而发,劲无断续,皆本自然而为,恰如拳论说“运劲如抽丝,发劲似放箭”。太极拳有了“掤劲”,一切来得轻松,去得容易,也即拳论所谓的“用意不用力”,毫无较劲努力憋气之为,终达“无形无意而显真意”之为。“掤劲”者,柔而不软,刚而不硬,阴阳和合,中正不偏。中正、中定、中和、中空,虚怀若谷,依中而行,和中而济,本中而运,由中而发是谓真正太极。“掤劲”者,“棉里藏针,棉里裹铁”,此乃真正太极拳之谓也。

  “掤劲”的训练,是太极拳修炼的关键,所以,前人有“练拳容易,找劲难”之说。找劲虽说难,然难亦不难,俗话说“大道至简至易”,越是初级的东西越是真实的,越能练出高级的功夫。因此,王芗斋先生也就有了“跌世苍桑方觉晓,掉过头来学当初”的慨悟,要求拳者“拳拳服膺”。所谓“服膺”,也就是牢牢记在心里,与太极拳论“在内不在外”乃是一理。太极拳唯求心态中正平和,不急不躁,静如山岳,动若雷霆。拳者若要求得拳学真谛,首先要明理;其次要有科学正确的方法。最关键的,还是要躬身实践,悉心体悟,若离此,将终无所成。练太极拳若能“掤劲”上身,什么黏粘连随、听劲、化劲、放劲则易如反掌,而后自能渐阶神明,难亦不难。“掤劲”训练,必须正确掌握太极拳的基本要领,即必须做到“骨撑、筋伸、肉松、劲缩、意张、气顺、神舒”。更要做到头领足蹬臂悬撑,松肩肘沉必起胸(含胸拔背),井(肩井穴)塌膝顶尾闾中,坐胯缩肛踝自拧,裆圆胯缩臀内裹,气势拧拔合神形,神意合一“掤劲”成。练太极拳只要“掤劲”不丢就是太极真功。神形合一自能一气贯穿,周身一家;双臂撑合自能感悟胸中腰间开合;缩胯起胸自感丹田力足,内气鼓荡;头领足蹬神意自行,身拔劲沉脚下自生其根。“掤劲”训练的关键处全在“开肩”,肩不开则劲不撑,不撑劲亦不“掤”,所以说,撑即是“掤”,“掤”亦是撑,“掤劲”开肩为要。欲求“掤劲”,双臂松要撑,圆要沉,松撑圆沉自为“弓”,也可以说“掤劲”备而“五弓”成,“五弓”成则拳艺精。所以说,肩不开永不为“弓”,肩开“弓”自成,惟“弓”成才能劲整,弹、抖、震、颤,灵机一动劲如箭。凡习太极拳者,只要掌握了拳中要求的“掤劲”,什么“惊炸力、爆炸力、寸劲、机(激)灵劲、混元劲、浑圆劲”等等,一点即悟。太极拳只有真正的“掤劲”上身,才能刚柔瞬变,虚实不定,因敌而变,遇隙而发,不发而发。所以说,太极拳“掤劲”得功乃成。“掤劲”并不玄虚,也不神秘,训练更没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太极拳中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能训练出拳中所要求的“掤劲”来,只是有些动作姿势掌握起来快点,有些动作掌握慢点而已。太极拳虽融桩于拳,一式一桩,却连绵不断,循环无端,所谓“太极无定式”。太极拳练拳“招招不用,却又招招在用”,所谓“练拳无人似有人”。为使初学太极拳的朋友尽快入门并求得真功、真技,笔者不揣冒昧,依具本人三十多年躬身探研之体悟,下面将实践中归纳的“掤劲”简易实用训练三法简而述之,以飨太极同好并与之共研。

  一、撑抱力训练。桩法以混元桩为主,亦可自变。双臂撑圆、松沉内抱。主要训练双臂的外撑内抱之力,臂要有悬垂灌铅之感,全身劲意膨胀,即要有内意的鼓荡与开合。

  二、提插力训练。桩法以弓步桩为主,成熟后亦可自变。双臂松垂提抱,沉肩提肘,指劲下插,形如抱物提物状,抱物沉劲,插劲提物。通过双臂上下左右内外的微动,体悟内在劲意的争合和提插之力感。

  三、推托力训练。桩法以马步桩为主,亦可弓步或坐步。双臂圆撑过顶,掌心向上,松肩托掌,撑臂开胸,俗称力托千斤,抑或称霸王举鼎。此法易于松肩、张胁、拔脊,对日后发力训练亦有较好辅助作用。亦可双臂圆撑,掌心相对,由腹前托起平撑,待掌心向上齐胸时,慢慢翻转掌心,向内向下向外,圆撑前推,掌指相对,撑意胀满,再双掌外化,撑臂下按,回腹前还原往复。

  以上三法,法虽简而效宏,练熟后自然可易变出多种变化,但要注意顺其自然,千万不要把感悟放在所谓的气上,亦不要意念过重,所谓“勿忘勿助”,重点要放在体悟上,即悉心感悟周身劲意的整体缩合与膨胀的微妙变化,呼吸自然而为,很快便能自然过渡到逆腹式呼吸,通过腹腔压力的变化,自感内气鼓荡开合之意境,所谓“不气而气,不力而力”,久之妙境自知,拳中要求的“掤劲”自成,拳者亦可自然步入太极拳真功妙境的神圣殿堂。

相关文章
鲁缘介绍

这里是鲁缘太极,是一处为上万名喜欢太极拳的人搭建起的一处心灵家园。鲁缘太极掌门人杨振宇曾师从三位中国武术界泰斗,广纳拳法,身兼吴式太极拳第五代传人,陈式太极拳十二代传人,东岳太极拳第一代传人;其创设的鲁缘太极在威海城区下设8个教学区、一个太极养生推广中心,全城免费传授拳法;多年来,他带领团队奔赴国内国际赛场,摘金夺冠,屡战屡胜,夺金牌200多枚。短短几年时间,将吴式太极、东岳太极打造成威海较具人气的太极拳门派。2017年1月15日,鲁缘太极被批准为省级太极俱乐部。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