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博采众长 >

吴式太极拳王茂斋之徒----修丕勋的故事

时间:2016-04-05 15:25 来源:未知 作者:dingding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山东省莱州市悄悄地进行了一场太极、形意拳师比武较技。比武较技进行的既文明又无声息。比武后,二人结为莫逆之交,同在一个行政区内教拳授徒二十几年,一直友好往来,成为武术界一段佳话。
 
比武较技的太极拳师是一代太极宗师、吴式太极拳王茂斋的得意弟子修丕勋;形意拳师是一代形意宗师、形意八大家白西园、车毅斋、宋世荣、郭云琛、宋世德、刘晓兰、刘奇兰以及张树德的再传弟子、又受八大家亲自调理六年的“形意王”、“铁枪林”林占令。
 
比武较技发生在1935年。这年,莱州成立国术馆,县长刘国斌兼馆长,聘请太极大师修丕勋为教努长兼太极拳教练,聘请形意拳大师林占令为形意拳教练,聘请八卦掌大师“馒头郭”为八卦掌教练。
 
修丕勋(1892年—1976),莱州市程郭镇大武官村人,与师傅王茂斋(1862—1940)同村。全佑的义子、吴鉴泉的师兄、义兄王茂斋在全佑去逝后,在北京一边经营“同盛福”企业,一边与吴鉴泉十年如一日地研修太极真谛。练就了炉火纯青的太极功夫,创造了式正招圆、轻松自如、连绵不断、松静自然、不纵不跳的太极新派。定名为吴式太极拳后,与吴鉴泉一起在北京体育研究社教授吴式太极拳。王茂斋炉火纯青的太极功夫,以轻著称,其挥掌能让人在10步以内晃一晃、晃两晃、晃三晃而不倒,人就晃一晃、晃两晃、晃三晃而不倒。全身无处不发人。发人说要让人跌出10步或20步,就半步不多半步不少。其巧其准,无人堪比。北京市市长,警察局长等人,皆拜其为师学习太极拳。大军阀吴佩孚也是徒弟之一。故以梢绝之拳艺名冠京华。国民党政府曾拟任命其为中央国术馆长。1918年,王茂斋回莱州老家,物色优秀人才,传授吴式太极拳。家人推荐修丕勋。修丕勋学了三年尹振八卦掌,功有小成,方圆数里少有对手。开始不服太极拳,说:“摸鱼的样儿能打人?”要与王茂斋比试比试。修丕勋正值青春壮年;1.8米的个头,宽宽的肩膀。而此时王茂斋已近花甲。修丕勋一个撩掌,王茂斋、抬手粘住,仅此一触,修丕勋晃晃荡蔼跌出十几步,浑身招数化为乌有。修丕勋不解,再来一次,一出招仍被粘住,只这被粘的一触,又身不由已腾腾腾跌出十几步,浑身无力可用,无招可使。修丕勋听过多种多样关于武术名家的故事,没一个像王茂斋这样神,佩服的五体投地,立即拜王茂斋为师。
 
修丕勋随王茂斋到北京学拳,一学就是八年。一般徒弟五年出徒,修因练了三年八卦拳,需卸掉八卦掌的硬劲,故又多学了三年。功达懂劲后,又下过一番苦功,达到“挨着何处何处化,不用心思就能拿;挨着何处何处打,不用心思就能发”的高级功夫境界。
 
修丕勋出徒那年,北京有两名从外国学西洋拳击的回国青年,听说王茂斋太极功夫厉害,想比试比试,就以学拳的名义找机会试拳。王茂斋事忙,不能单教他俩,让修丕勋教。二人手里有钱,说不急于学拳,雇车拉着修丕勋游北京西山。西山上有一块地方很平坦,二人见无别人,想二打一让修丕勋尝尝西洋拳的厉害。其中一人说:“修老师,给我们领领拳吧。”修说:“好啊,请进招吧。”那青年一拳向修丕勋胸部打来,修丕勋只一抬手,那青年跌出一丈开外。另一青年一拳打来,修又一抬手,这个青年也跌出一丈多远。二人起来后心服口服地说:太极拳太神了,修老师功夫太神了。
 
此后不久,有两位韩国富商到北京避暑。二人久慕王茂斋大名,请王茂斋到宾馆教他们太极拳。王茂斋让修丕勋教。高丽富商用当时名为“金铜鼓”大富豪的轿车接修丕勋。头天没让修教,第二天让教了两个式子。第三天吃完了早餐,俩韩国人请出一个“高丽跤王”,要与修丕勋比试比试。“高丽跤王”身高马大,膀阔腰圆。其时,修丕勋没与摔跤的交过手,他让“跤王”先动手。”高丽跤王”一把抓住修丕勋右手腕,一个大摔背欲摔修丕勋。修丕勋手被抓住的一瞬间,身随其力一上身,右小臂在其用肩抵住欲摔的当口,在其肩头一发力,“韩国跤王”猛地抢地摔倒,半边脸、肩膀、胳膊被摔破了皮,血糊糊的。“高丽跤王”没敢再比,狼狈而走。
 
修丕勋身怀绝技,回到莱州,听师傅安排,在村里开馆授徒,传授吴式太极拳。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王茂斋在回家时收莱州崮山道士胡万祥为徒(1887—1973)。胡万祥幼年人道,当时,练武是莱州一带道士的必修课。嵩山道观练的是罗汉功,腿上绑沙袋练爬山、挑水、手插沙子练铁沙掌。胡万祥个子小,体弱,一直练不出高深武功。王茂斋每年回家在大武官村传授太极拳,修丕勋常年也在大武官村传授太极拳。太极拳的神奇武功能以四两拨千斤,以内劲于不动之中发人于丈外,深深地吸引了胡万祥,他偷偷下山拜王茂斋为师。当时,太极拳在胶东道士中不被认识,胡万祥偷学太极拳有悖道长意旨。时间一长,被道长知晓了。此时道氏是道兄张万秋,张万秋说,太极拳像摸鱼一样,练不出什么功夫,若要用罗汉功打胡万样的“太极”,就像老鹰抓小鸡似地将胡万祥打出道观,打得胡万祥遍体是伤。王茂斋与修丕勋知道后,决定要让张万秋见识一下太极功夫。王茂斋是崮山道观的大施主。第二天上午,他便带修丕勋,张世聚(王茂斋另一徒弟)以进香名义来到道观。张万秋出门高迎。张一见王茂斋带俩徒弟上山,便知来意。奉茶坐定后,张切题言武,便先演罗汉功“两手擎天”、“拈花托叶”、“猛虎扑食”、“倒悔排山”……一招一式,灵似敏猴跳涧,势如雄狮镇山。一个扫荡腿,观前手虎口粗的一棵松树,从报部齐截截扫断。张万秋演练完,面呈得意之色,意让王茂斋、修丕勋体体面面、心服口服的主动退却。
 
王茂斋嘴叼长杆烟袋,坐在凳子上,平静地对张万秋说:”你的罗汉功是练到了家,很不简单。但是中看不中用,与太极拳相比,技击一招也用不上。”张不服,王茂斋起身让其进招。其时,张四十来岁,王茂斋已近古稀。张向王进拳,王一扬手接住并拔了其根,张手脚皆不能动,招数化为乌有。一连几次,皆如此。王又施绝技,让张不用力进招,免得受伤,让其怎么倒、往哪倒、晃几晃,他便怎么倒、往那倒、晃几晃。张万秋对王茂斋钦佩之极。但又一想,王茂斋乃一代宗师,几十年修为,或异人天授,身负绝技,不足为奇,若他教出的徒弟有此神功,那才是太极功夫厉害。遂要与修丕勋比试,说如修丕勋这个已开馆授徒的弟子胜了自己,就服了太极拳。道观演武场地,是道观院外的一块平坦场地,南端是悬崖绝壁,绝壁下是万丈深渊,人摔下去就会粉身碎骨。修丕勋来到南端面向深谷,背对张万秋站定,不看张万秋,让张万秋从背后随意进招。张万秋见修丕勋距峭壁边缘仅半步,怕有闪失,欲拉修丕勋到北端道规门外。修丕勋原地一站,让张出招。张一拳打向修丕勋,修抬手接住说:“你往右倒吧。”张遂倒在修丕勋右边。张站起又向修进拳,修丕勋抬手说:“你往左倒吧。”张遂倒在修丕勋左边。张不可思 议:怎么两人都说让我往哪倒就往哪倒?这太极拳里可能有巫术。往左倒、往右倒必定是念了咒语。他问胡万祥。胡告诉他太极拳里没巫术,太极功夫高了,就能如此。张万秋认识了太极拳,不仅同意胡万祥学吴式太极拳,连自己和同道弟于万东也向王茂斋拜师学太极拳。
 
林占令(1874早—1958),莱州市程郭镇王门村人。]5岁在北京拜形意八大家之一的白西园高足、“打虎英雄”齐德元学形意拳,深得齐所喜爱。林一学就是10年,齐见林天赋过人,能成大器,又将林送到山西的师傅、师叔伯们处深造。形意大师白西园、宋世荣、车毅斋、郭云琛等诸师爷又精心指导他6年。林占令成一大名家,除拳外,枪、刀、剑、棍无一不精,尤以铁杆花枪见长,号称“铁枪林”。艺成后在山西太谷县(一代形意宗师车毅斋家乡)为县、州、府级的大官家庭护院保镖6年。在晋、陕、冀等地纵横无敌,当地传有“铁枪林,形意王,白龙马,梨花枪,黄河两岸是家乡”的歌谣。辛亥革命前后,在北京经营祖上麻刀铺(相当于今天的建材商店)。一次,他带领几人拉木板车为客户送货,迎面闯来七名日本武士,硬逼着他拉倒车让路。林占令不容欺凌,直着往前走。七名日本武士恼怒,一齐向他大打出手,他“虎扑”,“窜掌”……三下五除二将七名日本武士打得抱头鼠窜。
 
一天,他到北京街—亡办事,在街头碰到一伙外地人正在场内耍拳卖艺。正在观众鼓掌叫绝往场内打赏钱的节骨眼上,一个假装卖丫丫葫芦的北京拳霸,手中托着一块火石头跳进场内,先是合掌一搓,将鹅蛋大的一块石头搓成粉末,接着向卖艺人发了一个空拳,并张牙舞爪地向卖艺人叫喊:“我这一拳能把人打成烂西爪!”卖艺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林占令怒发冲冠,从人群中一个箭步冲进场内,迅疾向蹋场子的拳霸空发一掌,对拳霸说:“你看我这一掌能把人打成什么?”拳霸见掌势凌厉,似有撼山之力,知自己不是对手,战战兢兢地说:“能打成个烂酉皿的烂西瓜。”便灰溜溜走掉。
 
林占令与王茂斋同乡,艺成回北京后时常到王茂斋的“同盛福”玩。一年夏天,他见吴鉴泉坐在太师椅上,露着凸凸的大肚皮,一拳打向吴鉴泉肚子说:“这么大的肚子还能练武?”可是,拳刚接触吴肚皮,便被吴肚皮发出,腾腾腾地退出好几步跌倒在地上。他起来后问吴用的什么劲。吴说后,遂又一举打向吴的肚子,吴鉴泉又用同法发他,林只腾腾地后退了几步,没再倒。吴鉴泉夸林占令悟性好,功夫好。
 
林占令岁数长修丕勋18岁,小王茂斋12岁。对修丕勋任国术馆教务长心有不服。林与修宿舍仅隔一壁。一天晚上,林见修在屋,对着两屋中间的墙壁大声说:“我叫你摸,我叫你摸(群众说大极拳象摸鱼)!”说一声向墙壁出一举,击得墙壁“咚……咚”山响。修丕勋知林占令想与自己比试比试。第二天学员放假,早饭后,修与林走了个碰头。修见四周无人,对林说:“林老师,你是不是对太极拳看不起?现在院里一个人也没有,咱俩交流交流。”林占令心里巴不得比比真功,嘴上说:“哪里活,教务长肯定真功在身,不必交流。”修说:“光咱俩人在,交流交流吧。”二人遂拉开架式,修让林出招。林进步一个崩拳打向修。形意拳出手快,崩拳是他的拿手。世有“郭云琛曾半步崩拳打天下”之大名。可是,林一出手,修立即将其粘住拿了起来。林抽手抽不出去,打又打不出。修说:“林老师,您那里还有一只手闲着,怎么不进了。”林说:“好了,服了。”修立即放手。后来,林占令对徒弟们说:“不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忽视武官的太极。”自此,林与修成为莫逆之交。两人各在村里授徒至去世,二十多年一直友好往来。建国后,两人共同多次主持他们所在行政区的比武大会。
相关文章
鲁缘介绍

这里是鲁缘太极,是一处为上万名喜欢太极拳的人搭建起的一处心灵家园。鲁缘太极掌门人杨振宇曾师从三位中国武术界泰斗,广纳拳法,身兼吴式太极拳第五代传人,陈式太极拳十二代传人,东岳太极拳第一代传人;其创设的鲁缘太极在威海城区下设8个教学区、一个太极养生推广中心,全城免费传授拳法;多年来,他带领团队奔赴国内国际赛场,摘金夺冠,屡战屡胜,夺金牌200多枚。短短几年时间,将吴式太极、东岳太极打造成威海较具人气的太极拳门派。2017年1月15日,鲁缘太极被批准为省级太极俱乐部。 [详细]